時尚在線-讓時尚離你更近

時尚在線-讓時尚離你更近

流量經濟背后的“技術騙局”:3500買352萬閱讀

2019-10-20 來源:文/ 余洋洋 韓敬嫻 張雪CV智識 編輯:游庫
摘要:但歸根結底,大家還是要理性看待流量,認真研發產品,推廣的時候更加注重比拼質量、服務、創意和價格,而不是單純劍走偏鋒,依賴于這些所謂流量經濟下的“大流量”。

歸根結底,大家還是要理性看待流量,認真研發產品,推廣的時候更加注重比拼質量、服務、創意和價格,而不是單純劍走偏鋒,依賴于這些所謂流量經濟下的“大流量”。

“虛假流量”已成為行業內公開的“潛規則”。

以10月17日網絡上突然爆料的一位所謂深圳高科技創業者來說,其想要賺錢,在做市場開發的時候,接觸到蜂群傳媒,選了一位粉絲380萬的時尚博主,花了3500元,最后博主352萬的閱讀量,完成了2個轉化,還是傳媒公司內部的同事。

以該創業者的口吻來說,“難道這幾個小時內發生的都是一出設計好的戲?所有的流量都是假的?沒有一點真的?3500元你給我安排得明明白白?”

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套路深的總是更有高人。在這些案例背后,有數據顯示,國內刷量產業人員規模已經達到900萬人。

而為何大家會如此選擇?無非就是想走個捷徑,希望可以“假作真時真亦假”,我們姑且不論該創業者的產品是否也是騙人的,但刷單背后的技術騙局,倒是該認真反思下了。

刷量產業鏈迅速膨脹

一條圍繞網紅流量池的黑色產業鏈正在迅速膨脹。

在廣告主走向消費者的鏈條上,明面上嵌有品牌代理商、廣告供應商、MCN(多頻道網絡)機構、紅人、分發平臺等環節,暗中還藏有刷量公司的黑色產業。

在以流量數據為導向的利益體系下,每個角色都能在網紅流量營銷的食物鏈上分得一杯羹。

水面上的,是被包裝打造出的一個個光鮮亮麗的網紅、KOL;水面下的,則是幫網紅瘋狂刷粉絲、刷留言、刷流量的一個個“刷量”公司。

從國際大牌到新銳國貨,從美妝服飾到日用百貨;從抖音、快手到微信、微博,從直播平臺到小紅書。網紅刷量的足跡幾乎遍布所有商品品類。

在直播行業,數據注水早已成為潛規則,直播間中的很多“人”都是機器人“僵尸粉”。不僅粉絲能刷,禮物也能刷。

直播中網紅主播得到用戶贈送的禮物,有一半都是這些主播的運營團隊扮作“托兒”送的。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往往在從眾心理下跟著刷禮物,成為被“割”的韭菜。

在快手上靠著刷錢走紅祁天道。作為散打哥最得意的旗下主播,祁天道和散打哥有著一樣的運作方式,那就是在快手上大肆刷錢。散打哥甚至出錢幫祁天道一起刷錢,為得就是捧火祁天道。

畢竟,快手上漲粉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靠著與眾不同的才藝,這其中包括類似于社會搖喊麥這種快手上比較流行的才藝。一種就是靠著刷錢,甚至大部分主播都需要刷錢才能漲粉絲。

甚至連網紅民宿也是刷出來的,連攜程、去哪兒網等旅行平臺都躲不過評論區被“刷量”的命運。

“十一”長假期間,不少游客選擇在民宿住宿,訂單量和評價是最重要的參考依據。但游客不知道的是,無論訂單數量還是評價內容,都有可能是“刷”出來的,有的網紅客棧甚至每天花千元左右“刷單”。

據新華社援引民宿行業內人士透露,“刷單”在民宿行業較常見。當前,大理、麗江一些民宿客棧的從業者,日均花費千元左右“刷單”。

一家客棧,完全可以靠“刷量”可以在互聯網上獲得大量評論,搜索排名靠前,以此讓住客產生這家民宿很靠譜的感覺,然而事實的情況很可能是,這家民宿從來沒有結果一單。

全民“刷量”時代,靠“刷”出來的虛假流量正變得無孔不入。

既然網紅刷量如此瘋狂,那么受眾對網紅安利的產品接受度究竟如何呢?CV智識詢問周圍小伙伴后發現,不少朋友都會“吃下”網紅的安利,即使他們知道這背后會有很多套路。

即使不化妝的女生,也會因為網紅推薦去購買彩妝用品“雖然我不化妝,但是我買了很多網紅推薦的化妝刷,彩妝什么的。”

促使劉雪忍不住想買的原因是“網紅的推薦真的很有感染力。”她告訴CV智識,明知道抖音上騙人的東西多一點,都是商家自己弄的,但還是會忍不住買。

“我會接受有些微博博主的安利,東西感覺挺好的。”“還行吧,抖音啥的也就是個推介手段。”“買過微信的,還行。”對于網紅的安利,多數小伙伴告訴CV,會接受一些,并且感受還不錯。

刷量為何大行其道

在這次蜂群傳媒被質疑導演“僵尸舞臺劇”的事件中,作者提到了選擇Vlog博主的一個原因就在于,博主以往的視頻和圖文,看到都是100多萬的瀏覽量,以及上千的正面評論。

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作者在最開始也的確看到了一組漂亮的數字:49分鐘,12.1萬觀看量,幾百評論,幾千贊,一百多次轉發。只是,他并沒想到,最終的電商流量居然為0。

在文中,作者也提到了問題出現前蜂群傳媒“會捧場”、“態度不錯”、“溝通不錯”等關鍵詞。

一位品牌運營業內人士表示,初步判斷這就是刷量。他也承認,刷量這件事一直存在,但兩小時幾十萬的流量,電商卻是0流量,“實在罕見”。

這位業內人士還表示,合同中并未標明轉化量也是作者被騙的重要原因之一。“要么他不懂行,要么他貪了便宜。”

而蜂群在剛剛發布的聲明中也稱并未承諾保證任何關于轉化率的問題,投放效果取決于產品、內容等各方面的因素,且在合作過程當中已與粵蘇公司及時進行溝通。同時表示,粵蘇公司所提到關于數據的問題均屬于為詆毀、誹謗而自行捏造的假象,已經報案。

粵蘇公司的遭遇勾勒了一個典型的流量現象:創業者期望自己的產品能吸引更大的點擊量、進一步轉化成購買量,而這些靠刷量存在的公司,依靠引入虛假數據、貌似“貼心”的服務等方式讓他們信以為真,付費購買。孰不知,除了流量可能是假的之外,合同中也隱藏著一不小心就踩空的陷阱。

這次事件再次將刷流量這件事推到了臺前,騰訊網絡安全與犯罪研究基地高級研究員張寶峰曾公開表示,各類刷量平臺在我國已超過1000家,刷量產業的人員規模累計達到九百多萬。

在這條產業鏈上,流量需求方想要流量吸引關注,刷量方制造流量獲取利益,而資本、輿論同樣依靠流量賺取各自的利益。

一位網絡安全專家介紹了刷量的幾種套路:黑客入侵方式,即小網站通過植入暗鏈蹭大網站流量;買流量,就是SEO優化,改變網頁架構,然后優化網頁架構,提高爬蟲的抓取率;僵尸網絡,黑客通過在黑掉的多臺電腦中安裝插件刷流量;捆綁刷流量插件,用戶在下載軟件時,往往會捆綁一些插件,而大部分惡意插件都是用來刷流量的。

如何從技術上避免這件事呢?張寶峰騰訊安全論壇上也曾公開分享,互聯網行業要不斷完善識別惡意賬號的安全保護措施,不斷更新判定惡意賬號的安全策略,識別和清理虛假流量,遏制新增虛假流量的產生。

對于平臺來講,10月17日上午11時許,微博管理員發布公告稱,接到該美妝博主帳號“張雨晗YuHan”存在刷數據的行為的反饋。

經查,該帳號在微博平臺原發推廣該條商業內容的報價為3070元。接到反饋后,已暫停該賬號的商業接單功能。同時聯系了該賬號所在的MCN公司,經MCN公司反饋,他們收取了客戶視頻制作費用,但金額與網文說明的有較大差距。關于刷數據行為和訂單金額糾紛,微博會盡快查實,依據事實和社區管理規則,對帳號做進一步處理。

流量經濟時代的技術角色

網紅經濟是什么?就是流量價格暴漲、流量稀缺背景下,尋求大V、網紅IP商業化的一種嘗試產物。大V的聚集地主要在微博,所以,談網紅經濟,主要也就是微博網紅的商業化。

網紅雖然是流量的載體,但也并非所有網紅都具備商業價值,網紅也在由野蠻生長階段進入專業化 運營階段。以個體為IP本身就造就了不可替代性,但是這種稀缺若沒有持續的轉化能力,那么,在商業上就難有所作為。

在炮制網紅愈發“正規化”的當下,也引發出許多負面問題。視頻刷單、直播刷單等技術再度死灰復燃,并扮演著不可或缺的推手角色,成為一股重要的力量。

在國內互聯網界,刷單幾乎是個公開的市場行為。從最早的網店刷單、視頻刷單,到最近的直播刷單、App排名刷單,甚至一條微信的閱讀數,一家餐館的銷售數據也能刷出來。有的時候刷單還成了抹黑對手的工具。

在央視的采訪中,杭州一家網紅新媒體公司的工作人員毫不掩飾地說:“我實話實講,數據肯定會做一點,可以找專門的公司刷單,抖音上也可以刷單,刷幾十萬、幾百萬都行。”

在淘寶上搜“視頻點擊量”為關鍵詞進行搜索,有多達8頁的內容。而除了常規的視頻網站外,美拍、秒拍、快手等最容易讓網紅躥紅的應用赫然在列。而且這些賣家不僅能增加視頻的點擊量,還能頂贊、訂閱、評論等。

這些視頻刷單銷量都不低,其中一家甚至有接近3W5的銷量。而其價格也是異常便宜,據了解,只需300元,就能刷4000萬的點擊量,成本低的驚人。

而直播刷單同樣毫不遜色,1元就能在各大直播平臺刷2W粉絲,1000人氣也僅需1元。成本的低廉,能夠迅速早就所謂的網紅。

另外,刷量也是黑灰產的重要一個重要體現形式,其產生的根源是需求方對于數據的迷戀,以及虛假數據帶來“美好體驗”,在不同的行業刷量也有不同的體現:移動互聯網行業的刷APP的活躍數據、網紅大V為了提升自己價值刷的粉絲、人氣、評論數;電商為了增加產品購買量,刷的購買量、好評……

數字聯盟對CV智識表示,刷量用到的小號作為黑色產業鏈中密不可分的一環,與小號有關的,數字聯盟稱之為做號黑產,屬于黑灰產中的賬號提供方,為黑色產業鏈中的重要一環。

目前,做號黑產帶來的后果主要有,滋生刷單、炒信、羊毛黨等惡意行為,這會導致廣告商因虛假流量而虛增成本,平臺利益受損。比如,網上曾曝光的一些自媒體公眾號刷閱讀量、刷點贊的新聞,就是通過群控軟件非法操作,連點贊也是虛假的數據。

此外,關于小號泛濫的根源及目前市面上采取的打擊措施,數字聯盟也給出了建議,在數字聯盟看來,個人信息泄漏、電信虛擬號段是虛假賬號泛濫的元兇。

而目前市面上采取的打擊措施,首先是手機號實名制,但黑產可通過冒名或通過其他手段獲得大量手機卡號,用來注冊小號。其次,移動互聯網企業會通過大數據技術的方式分析用戶行為,進行用戶畫像,通過建立用戶黑名單的方式,對高危標記賬號做行徑追蹤,及時制止惡意行為,但是也存在誤判錯判等情況。

數字聯盟聯合創始人劉晶晶表示,小號泛濫、惡意注冊等黑灰產滋生于互聯網行業,與多種違法犯罪的黑灰產密切相關,“打擊治理還需多方聯動,作為移動互聯網企業,一方面要加強用戶數據的保護和管理,另一方面也需要隨著市場需求的不斷變化動態提升企業的風控等級。”

“網紅流量刷單”易觸碰法律紅線

據了解,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 “刷流量”(也稱“刷單”)涉及的欺詐類案件從2017年開始逐年大幅增加,比如僅訴爭到法院且法院已經判決的,在2018年公開就有近1500件,未上法院的就更多了。

北京同清律師事務所的何磊和韓中領對CV智識表示,他們大概在2016年了解接觸到的第一例刷流量有關的刑事案。

不可否認,“刷流量”現在普遍存在網絡營銷甚至于線下實體營銷,最終目的是為了給客戶擴大銷售數量和成果。

何磊介紹稱,刷單行為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消費者享有知悉其購買、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務的真實情況的權利。”

他進一步談到,刷客幫助刷單導致消費者對網店的信譽產生了誤解,沒有獲得真實的情況,最后可能造成消費者權益被侵害。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消費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權利。在消費者無法了解真實情況的交易中,賣家的商品可能遠遠低于買家的預期,商品實際上與買家的付出明顯不匹配,消費者最基本的公平交易權無法保障。

此外,在2018年新修訂《反不正當競爭法》中著重增加了對網絡刷單炒信、利用技術手段從事互聯網不正當競爭行為規制的內容,重點強調關注當前市場上存在的新型不正當競爭行為,特別是互聯網領域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吉林省工商局公平交易處關會平處長說:“不管是網紅店還是實體店,其具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企業字號、域名主體部分、網站名稱、網頁等商業標識,無論是網上還是網下,都應當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同樣,不管是網紅店還是實體店,其網上和網下的違法行為,都應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制。”

毋庸置疑,刷單本身就是違反誠實信用的欺詐行為,根據欺詐行為具體情節,可能導致并承擔相應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責任。但上述兩名律師也告訴CV智識,現在無法根據刷單量的多少而直接定性相應責任,需要結合具體案情來分析。

他們談到,現在典型的“刷流量”構成犯罪的案件也不在少數,比如有(2017)浙0103刑初664號判決中提到的刷單導致的合同詐騙,還有(2018)黑1005刑初2號判決中也涉及了刷單導致的合同詐騙案。

對于這次“蜂群傳媒被質疑導演“僵尸舞臺劇”的事件,兩位律師也給出了建議。

在他們看來,與“網紅”合作主要要注意兩點——平臺要合法,營銷要合規。首先,網紅平臺要合規。《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等規定對互聯網信息發布有關等做了一些明確的合規規定。其次,營銷活動合規。產品服務的營銷行為資料等,內部應該事先做基本合規審核,不能虛假、夸大宣傳,更不能任由網紅現場表演性地自行發揮。

具體到如何避免合作中的刷單現象,律師表示也要做好兩方面,分別是書面約定和底線思維。即,在書面約定上,要和網紅明確書面約定具體營銷方案,所涉及的內容要做合規審核。在底線思維上,明確營銷中的“底線”和“紅線”,“底線”“紅線”之上的部分才是網紅的自由飛翔空間。

結語

正如爆料的創業者所言,他并不能拿刷單的人怎么樣,也只能告知其他創業者,希望可以不要再發生這樣的“趣味”事件。

但歸根結底,大家還是要理性看待流量,認真研發產品,推廣的時候更加注重比拼質量、服務、創意和價格,而不是單純劍走偏鋒,依賴于這些所謂流量經濟下的“大流量”。

畢竟,只有多用時間和口碑來判斷,而不是單純唯數據論、唯流量論,這樣所謂的“流量技術騙局”才能徹底根絕。

文 | CV智識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時尚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果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精彩推薦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法律聲明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8 chinass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時尚在線
 
七乐彩中奖金额表